Menu
RSS
zhen

1. 在资产保护方面,贵辖区对中国高净值人士和家族向下一代传承财富方面有什么重要优势?

  1. 在资产保护方面,贵辖区对中国高净值人士和家族向下一代传承财富方面有什么重要优势?

 

一个富有的国际性家族正在各个国家寻找财富管理的服务,除了该国的政治和经济稳定性因素之外,这个家族可以享受超高专业度的服务,通过这些服务,这个家族可以实现他们的资产保护和遗产规划的目的。

 

 

列支敦士登的金融产品即基金会、信托和贸易公司之间,第一眼看上去,是和其它金融辖区所能提供的架构相类似的。而不同的地方则是列支敦士登作为国际信托和基金会法领域的国际金融中心89年的丰富经验,该中心发展于1926年。列支敦士登金融中心的重要优势是它与瑞士之间在1924年签订的海关协定,并把瑞士法郎作为它的法定货币。

 

  1. 基金会是否贵辖区的首选架构?为什么这么认为?您是否觉得未来会有所变化?

 

信托和基金会是世界各地富有家族的首选架构,为他们的财富传承给下一代早做准备。为了达到财富保全的目的,资产需要一个稳定和客观的环境,不会受到只顾眼前利益的个人的影响,而是考虑到整个家族的大局利益。信托和基金会对准备转变居住地或国籍,或者只是想保证财富和当初设想的用途一致的家族来说,如果他们不熟悉所在国的新法规,就能很好地利用这一工具。如果财富在没有正确信托或基金会架构的情况下直接持有或通过离岸实体来持有,家族就有可能对家族成员或债权人的攻击而感到不知所措。

 

 

家族的需求不见得真的会改变,所以他们的喜好是保持一致的,虽然复杂程度会在自身税法,CRS和相关银行日益收紧监管的情况下大量增加。资产保护很多情况下可以从不同国家的法律仲裁中获益,各国之间的合作程度越高,则所获得的结果就会越好。一名专业受托人对架构来说是很重要的第一步,也许会通过法庭如何衡量一个架构的有效程度而成为各个信托/基金会之间的极大区别。

 

 

  1. 在为中国或亚洲客户进行财富规划时,你们遇到的最大问题和挑战是什么?

 

 

总的来说,中国家族和部分亚洲的家族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了解信托或基金会的运营方式。他们会聆听,但最终会根据价格、银行的规模或朋友推荐的信托公司来做决定。尽管如此,他们并不会坐下来仔细思考自己的特定问题。也不会考虑到适合A国的解决方案不见得就适合B国的家族。专业受托人需要一个受教育良好的家族向他们表达需求,而不会有各种异想天开的想法。富有家族应该避免寻求投资回报,并和银行沟通,银行也可以同时通过它们的信托部门向他们销售信托或基金会。无需多言的是,这种信托或基金会通常并不能体现顾客所支付的价值,因为这一架构并没有考虑到富有家族本身的问题。并没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只要耐心等待,准备充分的材料来表达自己的需求,并逐渐深入市场。这就是ATU和它89年的丰富经验能为您带来的好处。

 

 

  1. 贵辖区是什么时候引入信托或基金会法的?

 

相关的法规颁布于1926年,国与国所能提供的不同之处就是列支敦士登作为金融中心的89年的在国际信托和基金会法律领域的丰富经验。纵观不同国家在过去20年里颁布的各种基金会法,可以看到所有国家都研究了列支敦士登的基本法理并复制了列支敦士登基金会法中的很大一部分。与信托相比,列支敦士登基金会为中国的家族提供了很大的优势,其资产的所有人并不是受托人/董事,而是基金会本身。所以如果你把董事踢出基金会,资产所有人并没有变更,这是和信托概念完全不同的地方。

 

 

  1. 是否有投资者需要知晓的最新发展和更新信息?

 

 

列支敦士登的信托/基金会法在最近并没有大的改变。不过对所有的富有家族来说是有一些重大的更新的:组织机构和国家不断增长的需求和国与国之间交换上述数据的意愿。

 

2015年7月1日,中国的人大批准了《多边税收互助公约》。公约包含了通过多种途径互助的条款。这些条款包括在被要求的情况下进行信息交换,自发的信息交换,其它国家进行的税务调查,同步进行的税务调查和征税协助的内容。协定包含了保护纳税人权利的条款。协定还允许在各方同意的前提下进行信息自动交换的选项。

 

在账户持有人作为基金会/信托的情况下,信息将在财产授予人、保护人、受托人、受益人和其它控制人之间传递。此处一名专业的受托人可以向富有家族简单概述一个基金会、信托架构和另一个之间的区别,这也有可能回答哪些姓名和什么数据将会发出去(一般由银行发送)。取决于基金会或信托的组建方式,比方说,一项销售的资本利得是否应该被上报。

 

家族基金会和信托是一种财富管理工具,在家族基金会/信托财富保全、传承规划、遗产事务、债权人保护和税务优化方面作为重点。一名专业受托人可以提供或建议特定的机遇,并通过起草正确的基金会/信托契约来演示其效果,把对正确的国家和银行网络的选择作为考虑因素。

 

 

受托人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通过一家香港公司直接持有一家生产企业的信托或基金会可以就CRS提供一个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与一个仅仅持有银行户口的架构相比有什么不同。为了定义这些相关元素并找出获得资产保护的最佳方案,是我们的日常业务,我们的客户能够从这个无人能够规避的日益透明化的世界中获得利益。

 

 

来源:ATU受托人董事会成员Roger Frick

 

back to top

重要链接

中国离岸

境外投资

联系我们

香港办公室地址:
香港九龙尖沙咀广东道17号海港城
环球金融中心南座13A楼05-15室
九龙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