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zhen

崛起的桥梁

崛起的桥梁

中国在国外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下大把时间和金钱,然而回报几多?

中国企业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扩张,最突出的表现莫过于其在新兴国家、甚至越来越多发达国家的全面设施建设,如铁路、轨道和桥梁等。起初,对于走出国门的国有企业来说,他们这么做或仅仅依照上级指示,抑或依赖政府拨付资金,因此回报微乎其微,然而现在看来,事物的复杂多面性似乎使他们有能力在没有政府支持的项目中获得更多利润。

这并不是说这些公司无法得到一个项目应有的贷款份额。与国外股东利益驱使的建筑巨头不同,尽管通常由国有政策性银行贷出的保证金有限,中国的大型国企还是很愿意接手发展中国家的项目,考虑到他们在本土的实地操作经验,如北京奥运会或者其他水坝、公路、核电站工程等,中国的公司总是对需求性的项目蓄势待发。大型建筑企业在兴建了巨型水坝和高速公路系统之后,如今又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他们热衷于赚取那里经验和钞票。

发展中的市场

在发展中的新兴市场,这些新闻时常见诸报端:德黑兰的地铁系统由总部在北京的北方工业公司承包;水电建设巨头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国际工程公司已建成横跨东南亚和中亚的水坝;作为最大的海外工程承包商,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和中国路桥集团也已派驻工程师前往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测试项目。

中国建筑商完成的工程项目使整个国家的城市面貌焕然一新,更冒着危险前往不发达国家接手援助项目,为他们添砖加瓦,让人刮目相看:如中国企业承诺在津巴布韦提供重型设备,用以建造住房和公路建设;2003年,饱受内战蹂躏的阿尔及利亚发生一场毁灭性的大地震,当地基础设施遭到重创,中国适时伸出援手;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巴基斯坦建造水力发电厂,以帮助该国应对能源危机。

尽管中国公司总是提供有价值的帮助,在各地的建筑业叱咤风云,他们却并不打算在海外的业务收入中以此来打压其他强大的竞争者们,比如万喜(Vinci,法国顶级承包商)和柏克德集团(Bechtel,美国大型承包商)。据《工程新闻纪录》杂志报道,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和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正为收益额荣冠全球成为最大建筑商的头把交椅而争得不可开交,同时中国有好些其他公司也位列前十,然而他们在海外收入额方面却排名甚低。在一项由德国豪赫蒂夫公司(Hochtief,德国最大建筑商)领衔、法国万喜居次席的排名中,中国铁建仅仅位列第25位。

随着中国企业在东南亚签订越来越多的合同,这种情况可能会很快改变。Julien Reidy是英国路伟律师事务所(Lovells)的一名基础设施专家,他认为在2010至2020年间,亚洲将有更多地区需要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总耗费将达两万亿美元。根据他的估算,新的发电站、道路和排污系统将耗费大半,另有三分之一的款项是为了更新破旧的基础设施。

亚洲发展中国家的需求不断壮大,正与中国竞争力的提升相吻合。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亚洲将首当其冲把钱花在能源上,其次是交通、电信、水利和环境,顺序依次类推。同时,教育和健康问题也急需改善,即签订更多兴建学校和医院的合同势在必行。更重要的是,中国建筑商在建造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中,不仅施工迅速、而且要价也不高,显示出令人钦佩的能力。

转而开始赢利

首个援助非洲计划即证明了中国贸易企业拥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尽管当时中国的建筑商赚到的利润十分微薄,然而今时不同往日,他们在亚洲的项目将越来越多地着眼于获取更多利润,而非以往只看重和发展中国家团结一心互相扶持的道义心。

安达则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咨询机构,主营非洲和南亚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管理和财务咨询,其负责人Zvezdan Randelovic表示,当地建筑商对获取高质量的工程项目如饥似渴,而中国政府却对它所资助的企业和项目精挑细选,显得越来越谨慎。“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工程的质量,对中国企业的依赖才能持续。”

Randelovic回忆道,几年前中国公司进入非洲还只是临时性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间的安排,“要么是援助计划,要么就是政府委派的项目。”他还特别指出,现在中国的基础设施项目无论是建筑规模还是操作模式都在悄悄地发生变化。虽然中国政府和融资政策鼓励企业走向世界,建筑商们却忽略了项目前期阶段的步骤,如可行性研究和尽职调查。Randelovic说道:“对融资结构模式来说,这一点至关重要,通常这就是一个好的开端。由于中国企业以承包的方式在项目中提供劳动力和设备,他们就必须对当地政治和经济因素更加敏感。”

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简称“中建”)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它利用基础设施项目的优势,逐渐向承包更有价值的项目过渡。从该公司两万名员工中,挑选出一部分,派往横跨大陆的另一端去建设基础设施,比如曼谷的拉玛大桥和胡志明市的一段道路网络。尤其要考虑到还要与泰国和越南本土大型建筑商比拼的因素,中建能够成功地敲定这些工程项目,其秘诀就在于价格和质量上无与伦比的竞争力。中建最新的中标项目则趋向小规模化,同时在巴基斯坦两个主要商业港口----拉合尔和卡拉奇建造高端住房项目。

进驻发达国家

万喜和豪赫蒂夫公司在收益榜上居高不下,也许应归功于他们在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而这正是中国同行鲜有涉足的处女地。北京西欧大使馆的一名贸易官员曾促成了欧盟官员的北京之行,旨在为欧洲一系列地铁系统和高速公路寻求竞标,按照这名官员的说法,欧洲人也想分一杯羹,能够又快又省钱地交付像北京四环路这样重要的当地基础设施项目无疑有助于在交易场上一锤定音。

这位外交官表示:“全长65公里的四环路,途径147座天桥和架空电缆线路,地下是500公里的管道设备,所有施工在三年内完成。”他强调:“进度整整提前了两年,这在西欧根本闻所未闻。”然而中国企业却始终未能拿下西欧的业务:该名官员把原因归结于对欧洲规划和经济模式的陌生,当然强大的欧盟政府的力量也不容小觑,诸如法国、德国和西班牙,他们都热切希望抢到本国冠军企业的建设项目。

尽管如此,中国企业正千方百计地适应这些发达国家的市场。Randelovic声称:“本地公司的一些做法改变有目共睹,他们意识到来自私有部门专业而强大的咨询支持至关重要。”

back to top

重要链接

中国离岸

境外投资

联系我们

香港办公室地址:
香港九龙尖沙咀广东道17号海港城
环球金融中心南座13A楼05-15室
九龙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