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zhen

大苏黎世:投资者在欧洲的桥头堡

大苏黎世:投资者在欧洲的桥头堡

By Jonathan DeHart,

欧洲心脏大苏黎世地区将自己定位为创新与商务的全球领导者。随着最近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她为那些寻求进入该地区的中国投资者提供了理想基地。

就选择欧洲地区的商务运营基地而言,中国公司应该从何开始?这就必须考虑从经商便利性,生活质量到市场进入等各方面因素。就总体海外生活满意度方面,汇丰银行最近开展的HSBC外籍开拓者调查就轻松解答了这个方面的现状。本调查结果是明确的:对于那些生活和工作在海外的人士来说,瑞士是最能够被称为像家一样的地方。

9300位受访者对从生活质量,到金融理财,以及在这个第二故乡养家糊口等方面因素进行权衡。各方面指标都显示这个位于欧洲心脏地带的高山国家当仁不让的坐上头把交椅。毕竟,瑞士以其多年来在卓越性和舒适性方面实现的完美平衡积累了令人称羡的声誉。

不止一个外国人给出这样的评价。103个国家的各项数据经由某个48变量系统进行综合,2013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显示,瑞士的确是世界上最适合工作的地方。值得注意的是,瑞士持续保持了这份卓越。就环境保护而论,今年耶鲁大学将瑞士评为领头羊,瑞士为其800万名得到充分补偿的公民提交了一份在环境保护工作方面得分为87.67的答卷。

此外,令人惊讶的是,这个举办年度达沃斯峰会的国家被世界经济论坛评为了最具竞争力国家,这难道全部归功于“她的全面而持久的强势表现”?她没有一项高评价是靠运气获得的。去年经济学人智库将瑞士评为是世界上的最佳出生地,并称瑞士是从出生开始就受到祝福的国家。这要从学校开始讲起。瑞士将其15%的国民生产总值投资于教育体系。因此,这个国家诞生了高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均诺贝尔奖得主就不足为奇了。

大苏黎世地区(GZA)是瑞士成功故事的中心地带

“最新的经济排名显示,大苏黎世地区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商业地区之一”,苏黎世州经济部长兼州长的Ernst Stocker对Invest In杂志记者说道。

Felix Sutter是普华永道瑞士(PwC Switzerland)的合作伙伴,并负责亚洲业务,他补充道:“GZA拥有更多优势,它不仅是中国先进技术公司的大本营,而且通过机场同全球主要经济中心保持良好的联系。”

瑞士同德国、法国、意大利、奥地利和列支敦士登接壤,具备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由此这个内陆国家成为了一个文化熔炉,三种文化和四种语言给为瑞士社会增添了更多风情,其23%的人口为非瑞士籍人员。

的确,她声名在外。越来越多追求全球扩张的中国投资者和企业纷纷涌向瑞士。施特克尔说,“越来越多的人 - 包括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探索着这片迷人区域。自2010年以来,在苏黎世过夜的中国游客人数几乎增加了一倍(+97%)”。

这种趋势可能会加速。凭借其自由的法律制度,利商税法(总部和贸易公司的税率为5~10%;普通个人的税率为12~24%)以及 以合格工人为主要形式的丰富人才资源和得天独厚的先进劳工标准(在灵活性方面,2013 IMD世界竞争力年鉴将其列为全球第四), GZA对于中国投资者的吸引力将进一步增强。

所有这些因素构成了瑞士获得成功的绝佳配方,并创造了这个对全世界开放度极高的商业环境。

“成功的秘诀很简单”, Stocker表示,“那就是同世界知名的一流学术机构和战略投资者,以及专业化管理监管机构和先进知识产权保护策略相结合,由此产生无可匹敌的市场优势,使公司在竞争中领先一步。”

这一切似乎还不足以说服中国的潜在投资者考虑搬去瑞士,那么,2013年7月,中国和瑞士两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FTA)将使各方面条件更为成熟。FTA是北京和欧洲大陆国家签订的第一个同类协议。该协议的潜在利益是巨大的。
“同中国签署的这个贸易协定为瑞士开启了许多机会,大苏黎世地区将从中获得巨大利益。”萨特说。他谈到了他在中国的丰富经历,他在中国的熟人都对本次协定签署做出了一致好评。

在频繁去往中国期间,他说他经常和当地的管理人员和企业家接触,“我在北京生活时认识的人……在最近与中国管理者的会谈中,我们的谈话内容经常转移到中国和瑞士的自由贸易协定上,这个协议获得了大家的认可。‘瑞士谈了一个很好的协议’,这是大家的共识。”

概括来说,FTA的目的在于打破壁垒,实现中国和瑞士之间货物和服务的畅通,同时为知识产权提供法律保障。FTA将立即或在一段时间内全部或部分消除双边贸易中大部分的关税,具体取决于产品或服务。为了进一步深化合作,在FTA的基础上,最近又签署了劳工和就业协议,旨在保证劳工标准不会因追求利润而受到影响,或因贸易保护主义而受到忽视。

这些协议意味着中国和瑞士全面加强了双方之间的经济关系。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成为瑞士的主要贸易伙伴,这项协议的签署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中国购买自瑞士的工业产品数量超过了任何其它亚洲国家,排名世界第三,仅次于欧盟和美国。仅在2013年,瑞士发往中国的货物就占了全部出口额(共计87亿瑞士法郎)的4.1%,同时,瑞士也从中国进口了价值114亿瑞士法郎的货物(占总进口额的6.1%)。

瑞士频繁销往中国的产品包括机器和仪器,钟表,化学品和药品;而如机械,纺织品和服装,钟表制造和化工产品等大量产品又从中国销往瑞士。大量瑞士服务提供商在中国经营,反之亦然。

除了中国和瑞士市场接轨带来的明显好处,Sutter指出,“中国人不仅仅将瑞士视为一个销售区域,而是将其看作一个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7万亿美元的欧洲市场。多亏了双边协定的签署,瑞士在欧洲的坚实地位为中国提供了一个通向30多个国家的理想桥头堡。”

近期对FTA的关注造成了这样的印象,中国和瑞士之间的商务合作是比较新的发展,事实上,两个国家之间的商务往来已经有数世纪的历史。
“中国和瑞士之间的良好的商务合作关系可以追溯到17世纪中叶,并在最近得到了快速发展,”施特克尔说。“瑞士是最早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签订商业协议的国家之一。”
过去建立的大量商业联系为今天的繁忙往来奠定了基础。“作为大苏黎世地区中心的苏黎世州多年来一直同中国保持着亲密的友谊,”施特克尔继续说。“近年来,苏黎世地区同重庆和广东省建立了合作关系并在许多领域开展了合作。合作协议包括加强经济和科技方面的合作关系。”

瑞士FinkRen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合伙人任榜英Ren Bangying说:“20多年前,瑞士公司开始在中国投资。大部分的努力都证明是成功的,无论是对瑞士公司而言,还是对他们的中国生意伙伴而言。”

具体而言,GZA 是诸多产业集群的大本营,例如清洁可持续技术、高科技、IT、生命科学和机械、电气和金属加工业(MEM)。当然,她还是瑞士传统产业的中心,如医药、奢侈品、银行业和金融业。当然,还有巧克力和手表。

关于本国工业,还有一个需要注意的重要事情。瑞士是谦虚的国家, R. James Breiding为其新书《瑞士投资的透明度》的出版接受了KPMG的采访,其间,他谈到了这一点。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瑞士将大量国家实力隐藏在大家的视线之下。许多公司的广告宣传比不上瑞士的标志性特产——巧克力和手表,但他们仍旧很成功,例如B2B公司(ABB、豪瑞和迅达)以及一些同大品牌有关联的产品销售和服务公司,例如香料和香精,Breiding解释道。

总而言之,无论是B2B,还是那些在聚光灯下的产业,今天在瑞士经营的跨国公司有1000多家,占全国GDP的10%。总部设在这个高山国家的重量级公司包括利乐、菲利普莫里斯、陶氏化学和谷歌(大苏黎世地区的谷歌员工被称为“Zooglers”,他们将这里评为是本公司诸多全球中心中最令人向往的工作地点)。瑞士跨国公司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25%,其中包括像雀巢和诺华那样的巨头公司。

瑞士产业范围如此之广,无怪乎许多中国企业迫切地想在此地安营扎寨。Stocker列出了选择GZA作为其欧洲基地的中国企业,包括天合光能,晶科能源,英利,复星和华为。从建立总部,寻找当地合作伙伴,到通过兼并和收购实现成长,经由瑞士走向欧洲的路有很多条。

“最初我们考虑了卢森堡、荷兰和爱尔兰”,徐说。“但是,由于瑞士较高的人身安全水平,高效的政府和在世界范围内的声誉,我们最终选择了瑞士。到目前为止,我们在瑞士非常愉快,我们公司甚至同德国大众实现了巨大的合作突破。”

对于还没有走进GZA但有此意向的中国企业来说,要从哪里开始呢?瑞士法律专家认同一件事:有意在该地区建立基地的中国投资者或公司必须做好功课和充分的准备。由于缺乏相关经验,中国企业在欧洲开店需要面临与众不同的挑战。

从了解税收政策到决定注册什么形式的公司,充分准备是一剂良药,是决定其能够在欧洲成功投资的重要因素。任榜英说,“在欧洲开展任何投资之前,都需要一个明确的战略。”–经营一家欧洲公司所涉及到的细节–和在中国经营公司是非常不同的–这是必须要面对的困难,任榜英补充道。

虽然有当地专家的帮忙,再加上一点学习时间,就能够辨别这样的后勤问题,但是还需要更为重要的深层次准备,而且这种准备更加微妙。任榜英解释说,在欧洲实现腾飞的中国公司和栽跟头的公司之间的区别可归结为一点:软实力。

来自皇冠金属的徐先生也表达这种观点。“在GZA工作顺风顺水,并没有遇到任何严重到足以称之为挑战的事情,”徐说。“瑞士朋友都非常热情友好。我的家人和我很享受这里的生活。尤其是在苏黎世和楚格地区,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外籍人士社区。但是语言始终是我的一个障碍。我建议有兴趣来瑞士的投资者在决定来之前先学习一下欧洲文化。”
虽然不可否认文化差异的存在,但是中国和瑞士的共同点要比人们想象的要多,至少在一个关键领域是如此,这也是在两种文化下生活和做生意必需的核心软实力:社交网络的力量。

“同爱尔兰、英国和美国这样的竞争者相比,瑞士有一个额外的优点”,Sutter表示。“同中国开展贸易时,‘关系’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也就是人脉关系。在中国度过的这段时间里,我发现在这方面瑞士同中国的区别不大。我们也发展人际关系,并争取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开展贸易往来。”

back to top

重要链接

中国离岸

境外投资

联系我们

香港办公室地址:
香港九龙尖沙咀广东道17号海港城
环球金融中心南座13A楼05-15室
九龙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