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zhen

瑞士总部——通往欧洲之门

瑞士总部——通往欧洲之门

By Claire van den Heever,

21世纪的首个十年见证了瑞士成为全球跨国公司国际和区域总部的首选之一。跨国公司将瑞士作为其基地管理业务,同时还在瑞士设立共享服务中心和生产点,这一趋势日益增长。瑞士拥有创新枢纽的盛誉,因此越来越多的研发中心也开始建立在瑞士。目前,该国已成为许多世界500强,中小型公司以及各行业领域创业型公司通往欧洲的大门。中国和瑞士最近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FTA),该协定将在2014年7月1日生效,这将极大地推动这一趋势的发展。

“这不仅仅是一项FTA-这是一扇大门,”普华永道(PwC)在其编纂的一份报告中宣称(普华永道国际有限公司为其子公司的运营提供保障)。2014年5月在毕马威(KPMG)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表达了同一观点:“加上2012年10月生效的瑞士-香港新双重征税协定,瑞士现在成为中国大陆或香港公司总部位置的首选,是它们通往欧洲的理想大门。”

中瑞两国建立FTA是获益之选,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它与欧盟之间的联系,据以斯帖凯斯勒(Esther Kessler),苏黎世大学应用科学院国际商业的高级讲师说道。瑞士本身不是欧盟成员国,但作为欧盟最强大的经济体之一–连续六年位列全球最具竞争力经济体之一–它对欧盟成员国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与欧洲大陆密不可分。瑞士和欧盟间达成得一系列双边协定界定了双方的关系;通过瑞士联邦所采用的各种欧盟法律条例使得瑞士能够参与到欧盟的单一市场。中瑞FTA对欧盟成员国而言是非常强烈的信号,使得他们进一步提高与中国的贸易合作及对中国的投资,凯斯勒说。

瑞士吸引跨国公司在本国成功设点存在几个原因。根据瑞士美国商会和波士顿咨询集团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当谈到吸引跨国公司,瑞士不仅拥有诀窍,还设立标准。”瑞士为跨国公司提供优势商业环境,反之,跨国公司为瑞士经济做出重要贡献: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在这些双赢背后,”该报告继续指出,“双方共享的焦点是研发和创新。”

R. James Breiding是《瑞士制造——瑞士成功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书的作者。在对其进行的一次访谈中,当谈到外国跨国公司落户瑞士数量益增时,他解释道:“谷歌雇员最近将苏黎世选为该公司最具有吸引力的分公司目的地,苏黎世当地的雇员也被昵称为‘Zooglers’。瑞士的各个城市因其生活质量-知识型产业关键标准在国际上频频位列前茅。

这些优势,与新的FTA结合在一起,吸引了更多跨国公司在瑞士设立办公场所或总部,尤其是中国公司。KPMG对FTA的一些影响作出澄清如下:“自由贸易协定签署之后,中国工业产品现存的瑞士关税将会取消。同样地,瑞士对中国工业出口的大部分产品也会享有部分或全额关税豁免。FTA同时也包含了农业和食品产品的关税优惠。”

有权享有这些关税优惠的产品必须原产自瑞士或中国。一般而言,这取决于产品的具体类型。瑞士或中国生产商需确保这些产品包含高达70%的本国成分,或至少使用了所规定生产流程的其中之一。这些细节对确保FTA提供两国认可的公平贸易领域非常重要。中国长久以来便是瑞士重要的合作伙伴。FTA更进一步促进这种贸易关系,并拓展了双方的贸易联系。KPMG 2014年5月的一篇文章报道:“中国是瑞士在亚洲的最大工业产品贸易伙伴,而瑞士则是中国的第七大贸易伙伴及在欧洲的第六大外资来源地。”

FTA同时也可能会对其它产品产生影响,例如黄金。Michael Vanunger,CIBC Swiss AG的首席执行官(该银行集团存在大额金交易)说道,他希望CIBC对中国的黄金出口能够从FTA获益。因为高额关税,大多数的黄金出口都是通过代理商在香港中转。Vanunger解释道。“中间商也需要赚钱,这将提供对中国客户的价格。若FTA最终能够减免这些关税,我们就可以直接出口到中国,避免中间商。”他说道。

Vanunger的例子阐述了双方交易而非三方交易更能够获利,这通常也是交易的问题所在。但FTA也能够允许另一种有利框架的存在-该框架实际上由第三方定义:一个三边交易的“入口”。

普华永道的报告解释了如下情况即通过改变公司在采购和制造方面的价值链,从而可满足FTA准入国的各项处理规定,进而可显著节省关税。通过这样做,该报告继续解释,“中瑞FTA更进一步充分解锁三边贸易机会。这拓宽了对中国和瑞士的市场准入以及各自的FTA网。”

瑞士和中国的三边FTA网络所包含的国家遍布全球,从印度到冰岛,再到柬埔寨和加拿大,该网络使得大量全球市场触手可及。当然,在完成商业和价值链变革之前,需要进行仔细规划和深度分析,但若处理得当,它们会呈现出巨大的商业潜力。这也高度彰显了“为价值链中的每个因素选择‘正确位置’的重要性,包括位于欧洲和亚洲的全球或区域总部,”普华永道的报告分析道。中国和瑞士FTA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FTA所有的一切通过为跨境贸易建立自由贸易入口重铸了国际贸易格局。

除FTA这一巨大网络的明显潜在优势之外,因双重征税协定(DTA)的存在,瑞士对跨国企业在欧洲建立总部也极具吸引力。DTA的建立是为了避免对公司及个人在两国的收入进行双重征税,例如在瑞士具有总部或分支的中国公司。它们也协助跨境经济交易更为顺畅同时更具成本效益。瑞士与90个国家签订了DTA,这使得效率低下及成本昂贵的征税流程成为过去。

事实上,国家极具竞争性的税率是其自身独有的优势。根据KPMG 2014年8月对瑞士作为投资目的地的报道中指出,瑞士的中心位置,具有高度竞争性的商业环境及优惠的税收体系,这些是吸引国际公司至该国落户的主要原因。“极具竞争性的公司税收及适用的赋税优惠期通常即代表了商业的显著诱因。另外,瑞士税务机关以合作性及业务导向性而闻名,其税务裁定可在几周内即可获得,这使得公司可在其投资前即可确定其课征方式。”该报告澄清道。

瑞士从地理上及政治上可有序分为26个不同的行政区,这相当于在联邦体系下美国的州。公司税的实施以行政区为基础,各不相同。事实上,与其他包含瑞士主要城市(如伯尔尼和日内瓦)的区相比,苏黎世州的公司税更低,这也是大苏黎世地区(包含了大部分的苏黎世州)比其他地方能够更快吸引中国投资。同时,它也被誉为苏黎世欧洲大都市区(EMRZ),它也是欧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地区,同时也是瑞士的经济中心。
瑞士成为跨国公司商业选址的“哈罗斯(英国哈罗斯百货商店)”,根据瑞士美国商会和波士顿咨询集团进行的一项联合研究指出。哈罗斯是世界闻名的高端百货商店,这一比喻带有褒义,非常恰切。哈罗斯代表了“国家对吸引外资和发展其自身商业措施的标准”,该报告解释道。而且,随着时光的流逝,若哈罗斯的完美声誉及其全球成功即是其拥有的所有,那对瑞士而言,这仅是它的开始。

back to top

重要链接

中国离岸

境外投资

联系我们

香港办公室地址:
香港九龙尖沙咀广东道17号海港城
环球金融中心南座13A楼05-15室
九龙 - 香港